🍊生まれ変わら🍊

【三山】 Traveller 1

不知道为什麽这一点点也写了好久,来求点rp

没有什麽关联的 bgm

文里都是脑补的没有查资料,当是架空来看就好




02

“哈──” 山姥切国广打着特大的哈欠走进了便利店的门。


“早安。”


“啊…早上好。” 站着的这是新来的夜更兼职,名字是什么来着?


“前辈今天也是来得很早,”


来得很早都是因为没睡好,清晨就醒了过来,却已经没有睡意,不想在家里呆着,只好提早上来上班。现在自己头痛着,带着只睡了几小时的精神抗奋,身体疲倦及无力。虽然说只是比对方早了几个月入职,但怎样算勉强也是个前辈,所以得装成是热爱工作才早到的样子。基于礼貌,山姥切只能忍受着对方像是在打量自己的目光,回望对方,在嘴角挤出了和没有一样的弧度。


“都是一脸休息不好的样子呢。”


“嗯?” 有这么明显吗?先找个借口糊弄过去吧, “这是因为晚上我在玩手机啦。等我换好衣服后你就先去休息吧。”


山姥切用手机的前置镜头拍着自己,看到的就是眼下的青紫和绕起的头发。 “唉… 真烦。” 他把头发压下,没过多久头发又站回了起来。他决定放弃,推开了写着职员专用的门,换起了衣服。


“对了,”准备下班的夜更兼职停了在门口, “店长回来后要提醒他去做博物馆刀剑展门票的售卖手续。”


“好。”那在清早大众上班时段之前就先把文书工作完成一点吧。



----------------------

01

就算是有着工作,有着居住的地方,有了后辈,山姥切国广还是没有归属感。带着新的记忆,新的经历,他还是感到自己和别人的不同,感觉到自己的格格不入。


他还记得几个月前自己醒来的那一天,张眼就只见一片白。


身体被白色的床铺和消毒药水的味道所包围,手上插着针管输液。头很痛,手也因为长时间伸出来麻掉了。好累,山姥切把头转过去,头下枕头软绵绵的,套上的布料也很是软滑舒服,如果没带有那刺鼻的气味就更好了。


这里是那里?脑内一边空白,思绪往大阳穴流去,堆积,渐渐的形成了两个漩涡,压进了脑袋里,制造出痛感。


──医院。


在痛楚的脑海中浮现了这个词语。医院?是怎样的地方,感觉没有相关的记忆。身体的疲倦使他感觉连思考的力气都被抽光,只能躺平,忍耐着脑子被挤压的感觉。


“山姥切先生你醒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响起了这句话。


“嗯!?” 床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穿着白衣服的人。 “你是谁?”


那人走到了床头调整着那个被管子连到自己手背的水袋。 “我是这里的护士,山姥切先生你昨天下午在街上晕倒昏迷被送来了医院,现在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我…” 山姥切,山姥切国广,这是我的名字,然后我…. 除去名字以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想要深入思考,头痛就会变得更强烈。他用没被插针的手按摩自己的太阳穴,但也无助于减轻痛楚。


“我去叫医生过来。”身着白衣的那人小步跑离了房间。



又进来了个人,身穿白袍,顶着副黑框眼镜面无表情的检查了自己的身体, “身体上没有明显的问题,那现在来回答我几个提问,先生您的名字是?”


“山姥切国广。”


“你家住在那里?”


“嗯……” 家,有这样的地方吗? “我不知道。”


“你父母的名字是什么?”


山姥切思考着,可是连应该是父母的模糊人影也没有想起。他看向了那个身穿白袍的人,希望得到多少帮助,却只感到对方与自己的差异。求助也是没有用的吧,对方又能帮到己什么呢?自己就像是一片白纸一样,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光是这样对话就已经能了解到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了。


“我想不起来。”什么也想不起来。


接下来山姥切再回答了几个问题,答覆也是一样。身穿白袍的人转身和穿着白衣的人说了几句,拿来个板子写写画画,“山姥切先生你应该是失忆了,鉴于我们没有你亲人朋友的联络电话,我们会替你联略警方来找回你的资料的……”


听着这段话里的陌生词汇,山姥切只觉得更累了。他重新裹起被子,好像只有这样才能令他找回一丝安全感。在对方说完时他就睡着了。



----------------------

02

“哈──”山姥切国广在货架前打了个特大的哈欠。


“山姥切今天也是很累的样子呢。”


还在打哈欠的山姥切被这一句吓得睡意都没了。 “店…店长。我马上就能上完架了。”怎么就在自己没精神时店长就从背后突然出现。


“不用怕,我不是来责骂你的。”店长打哈哈的说着, “你把手头的工作完成了就可以下班了。对了,下个月的排更也是只上早午更吗?”


“是的。”作为少数的长工,却只能上早午班,多少会让店长不便吧。


“好。说起来店里之后卖的刀剑展门票你要买吗?我会先给店员留几张,好像满多人想去的样子呢。”


刀剑展吗?那个博物馆好像就在附近,去见识见识应该也没坏吧。 “那我也要一张吧。”



总算完成了今天的工作,回到家里的山姥切国广直倒床上。


不能睡,要起来吃饭,还有做家务。这个小房子只走几步就能到厨房了,起来吧,现在,立即,马上,山姥切这样说服自己,从床上爬起来了。虽然很累,但其实他也不那么想去睡觉。



明天也是早班,得要在五点半起床,虽然大概会提前起来,但还是先在手机上设个闹钟吧。这个在医院醒来后得知自己在租住的房子是小了点,但房租便宜和离工作地点近这两点还是不错的。


山姥切身上带着洗澡的湿气躺床上。拿着手机打开了个游戏按了按又关掉了,没什么有趣的。手顺着手机的重量落到床上。睡吧,说不定今天不会做梦。


睡吧……带着疲倦身体,山姥切很快就睡着了。






又来到了这个奇怪的空间。山姥切国广张开了双眼,每次都是这个梦。头顶上的新月是唯一能看清的,那微弱的月光映照下来,落在被浓雾所包围的一切,进入其中,变得朦胧。


在雾中,那个身穿蓝色狩衣的身影又出现了。


他在向自己走来。


这个地方非常奇怪,自己在这里连风吹过的声音也不曾听见. 。


他要过来了。


噗通噗通,这个地方非常安静,安静得山姥切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比平常的要快。



 
评论
热度(49)
© cm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