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まれ変わら🍊

【三山】 明星和助理 2

abo, ao

 @茶冻 生日快乐!

写得有点乱,但也是来求点rp


前文:  1 



都市爱情喜剧是保持知名度的不二法门。再俗套的剧情,只要找来帅气漂亮的主角,加入配角来令简单的剧情强行带点一波三折,就能得吸引人追看,得到一定的收视率。


虽然生活技能缺乏,但在演戏方面,三日月是能对应得起自己名气的实力派,只是不少人因为只留意他的外表而没有注意这一点。这部不太需要演技的剧对他来说是比较轻松的工作,只要做好最基本的保持帅气好看就行。


画上了注解和记号的台本从三日月的手滑落,掉到大腿上。山姥切在驾驶时用后照镜看到了在后座上睡着了的三日月宗近。今天他不坐副驾驶座就是因为想睡觉吧,山姥切想,这样对自己来说是件好事。


昨天他花了不少时间来熟读台本吧。 「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为了不让别人觉得自己的卖点只有脸,他可是花了不少功夫…… 才怪呢,粉们看到他努力的样子就会脑补过头了。三日月宗近不太在意别人的目光和想法,他只是单纯的做着他喜欢的事情──演戏罢了。



山姥切国广的职位名称是明星助理,但是工作内容却包含了助理及部分经纪人的工作。当工作量多或者比较困难的时候,就是工资来买下这份痛苦的时候了。


山姥切还记得那时用着带孩子的方式带着三日月,在试用期间想着要不要转工作,经记人先生那抓着头,和他讨论著薪酬改善来留住他的样子。那和第一见面时对比,对方头顶那清晰可见已经变大的地中海紧紧捉着他的目光。


后来他才了解到,他是少有的能带着三日月而三日月又接受被他带的人。像是带孩子的那种带,让对方除了工作以外什么都不用担心。



“你知道你的报告书在那里出错了吗?”三日月宗近把女主演压在办公室的角落,一手按在墙上,一手抬着对方的下巴。摄影机由侧面拍摄,突摄出三日月的高大和女主角初入职场的无助和屈强。


这是就所谓的壁咚啊,山姥切站在角落看着拍摄,然后注意力又回到了手中的日行程本子。


“两人再亲近点。两人间的火花不够。” 导演叫喊着,自己站到了女主角的位置, “要用这样的眼神看向他。表现出内心的感觉…… “


剧情是说到初入职场的女主角omega在公司里外遇上各色帅气美丽的男女ab,情场职场上两发展的故事。现在这一场就是女主角被她的alpha上司指导的情节,虽然是老套的剧情,但是导演的用心多少都能作品变得更有趣。


“好,现在再一次。五、四、三… “


三日月把女主演压到了墙角,一手按在墙上,另一手摸上她的脸,像是发现到什么新奇的东西似的。手抚过嫩滑的脸部皮肤,滑到了下巴的位置。在手部骨节的映衬下,女主演的脸更小了。


真不想贴太近,虽然这样对一位小姐说很失礼,但对方的气味和香水合起来闻着会令自己的鼻子不太舒服。可是工作就是工作,还是得要满足导演的要求。三日月回想起早上抱着山姥切时那柑橘气味,今天的闻起来好像比前天的更香甜了。他把眼前人想像成山姥切国广,回味着早上的气味,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美好的事物一样, “你知道你…” 是多么有趣的一个人啊,真想咬口尝试一下是什么味道, “的报告书在那里出错了吗?” 他打量着眼前人,靠近对方的脸,不想错失她脸上的一丝细节,期待着对方会作出什么反应,会有怎样的回答,会带来什么趣味。


“卡。”


“现在休息十分钟。”



山姥切在片场的角落吃下了下午份的抑压药。


“国广。” 被三日月发现了。 “你在吃什么?” 这里被挂满了的衣服架挡住了,他是怎么找来这里的。


他把水瓶放下,把口中含着的水吞下, “吃药。”


“你生病了吗?” 刚刚的几小时都是在拍三日月的镜头,令他说话时也带着点倦意。 “那里不舒服吗?” 他从正面抱住了山姥切,在山姥切还没反应过来时用额头贴上额头。 “有点热,但是没到发烧的体温。”


“别贴上来。” 山姥切的脸红了,看上去也有点生气的样子。


可这又怎样呢?不好好抱一下怎能有动力工作,鼻子被刚才的一幕弄得很不舒服,现在得要闻点好闻的东西。三日月宗近没有放开怀中的人,反而是抱得更紧,侧过头,脸颊贴脸颊,把脸钻进对方连帽衫兜帽边上的空隙里。他需要更多的那气味,本能的接近那在后颈位置,那被兜帽困住的柑橘的气味和汗水混合,经过一个早上已经酝酿成熟,变成带着酒香的馥郁。


他还没品尝到这种香甜,就被推开了。


“不…” 山姥切还没把话完。


“哈嘁─” 三日月打了个喷嚏。 “哈─嘁──” 三日月还没来得及用手挡住嘴,又打了个喷嚏。


“你怎么了。”


“刚刚… 嘁─ 女主演身上的气味… 哈啾─”



经纪人那日益增大的顶秃有部份是三日月宗近的功劳。在演戏以外,三日月就是个随着自己的喜好做事的人,一不留神他就会穿着奇怪配搭的衣服出门,然后在不知那里打电话来说自己迷路了。还好他在工作后习惯了打电话,前题是他的电话还有电。经纪人的工作很多,要处理对外的工作筛选和联络,形象的定位和保持,然后问题就来了。三日月的形象保持需要更多的功夫,比如每天早上的选衣服,日常的照顾等。这需要多的人手,但是三日月因为身体的关系对身边的人有着特殊的要求。三日月的嗅觉很敏锐,很容易会因为信息素或气味而感到不适,这也令他很难找到助理。



山姥切才刚吃下了抑压药,早上的药效果已过,而刚吃下的还没起效。三日月身上的alpha信息素让他的体温升高,自己现在不应该和他那么近的。但是总不能让三日月继续用这样的身体情况去工作,得做点什么来刺激一下他,让他停下喷嚏和有动力继续工作。 “好吧…” 他上前抱着了三日月宗近,用力拍了拍他的背,再退开来,摸摸三日月的头。


“好了吗?”


三日月的脸肉眼可见的变红。


这是三日月第一次被对方主动抱着, “嗯。”他的脑内就像是经历了海啸一样,过大的冲击让他停止了思考,停下了喷嚏。过盛的感觉使脑袋满载,流到身体的各处,心跳加速,血液流动变快,脸上发红,


“今… 今天的工作到什么时候?”


“四点半左右,顺利的话四点就可以结束了。”


“那我先回去工作了。”


三日月像是在躲避对方似的推开了衣服架,跑回到摄影的位置。


心跳为什么会这么快呢?三日月小跑着,挡着脸的手都能感受到脸上的热度,到了目的地停下来后也冷静不了。他从来都没试过这样,自己的身体一下就变得陌生,无法控制。我这是生病了吗?


拍摄完了得去看医生才行。



tbc. 

 
评论(10)
热度(106)
© cm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