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まれ変わら🍊

【三山】 Traveller 2

继续攒rp


前文: 1

有一丁点关联的 bgm




○ 一


早晨的气温因日出而上升,水份在还没变温的叶面上凝结聚集,随着引力而流下,积蓄在树叶的末端,向下滴落。


脸上有什么凉凉的东西在向下滑,但这一点的不适无阻睡意。在树下躺着的人转过身去,让粘到水的右边脸贴到地上,和带着湿气的小草相聚。微风吹过,带来了草地的青腥味,温柔的抚过在树下睡着的人。


转过身去,他的手压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而这一点硌感相对起异常强烈的睡意来说不算什么,他不想转身了,只想节省每一分体力来去掉疲倦。


「醒来,三日月。」


好像有谁在叫唤自己的名字。


「三日月… 三日月!」


“嗯…”有点烦,能不能安静一会呢。身体在清醒过来时,思绪向脑部流去,带来一种昏沉的感觉。在迷糊间,三日月感到能量从手部流入,那种麻麻的感觉流进身体,把脑内的不适感都推走,疲倦的感觉也随之而减少,这种舒适的感觉令他要想再小睡一会。


「起来,醒一醒。」


那声音没有放弃让自己醒来。真是的,为什么不让爷爷我好好睡觉呢?年纪大了想要睡得香就没那么容易了。不过也因为年纪大了,被吵醒后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力量由右手流入,三日月多少也变得有精神了些。


“哈——“ 三日月转身过去坐了起来,打着哈欠,把手举起来拉伸。他按了按肩拉紧的肌肉,大概是落枕了。自己应该睡了好久,都睡到迷迷糊糊的了,喉咙都是干燥感,口部无味。是不是因为年纪不小,身体也不那么好了,刚睡醒就腰酸骨痛的,也想不起除了自己名字以外的任何事情。三日月做着拉伸思考了一会,怎样也想不起别的事情。应该也没什么重要的吧,反正就算重要也想不起来,现在就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吧。



他按摩着刚才压在什么东西上压麻了的手,转身看向他睡觉的地方。这里是树下的草地,而四周也是差不多的影像。风景是好,可这怎么也算不上是个睡觉的好地方,三日月又按了按腰,拍走粘在狩衣上的草,怀疑在这里睡觉的自己是不是那里有问题。


身傍的长形东西就是害自己手麻的罪魁祸首,看这形状像是把刀。


他起身来把那东西捡起,脑内就响起了一把声音, 「你总算是醒来了。」


是那在半睡半醒的时候叫醒自己的声音。三日月再看了看四周,就如同刚才一样只有树木。他看着手中的刀,握着拔出了部份,漂亮锋利的刀身映出了自己看着刀身,带有新月的双眼。


“真是把漂亮的刀...”三日月还没把话说完,


「不要说我漂亮。」那略低沉的青年音又出现了,还带着种无力感。


“是刀在说话。”他能确定了,接触到这把刀时就能听到这人说话。刚才睡觉的时候会听到叫醒自己的声音正是因为手压在上面。


「这样是没错,但也不能算是刀在说话啦。」


“会说话的刀么,” 这样有点有趣,三日月把刀插回刀鞘里, “我是得到了什么宝物吗?”


「就说了不是刀在说话。」


“啊哈哈哈,真是有趣。” 在陌生的地方有武器会比较安心。他把刀拔出,挥了两下,顺手收回刀鞘里,然后把刀系到身侧,一切都缘于记忆。虽然是想不起事情,但是身体的记忆还在,这一套动作都是非常熟悉,自己以前大概经常用刀。


三日月把手按在腰的刀上,这是自己以前常做的动作,但就是有种违和感。拔刀的动作应该要再久一点,手臂的角度不同,重量也不一样。 “这刀短了…” 自己常用的刀是更长的。


「我那里短了!」


好像惹声音生气了。


「嗯… 算了,好不容易你才醒来。 现在来说正事吧。」


“正事?” 这把刀传来的声音好像认识自己,在失忆的情况下先听听他的说法来得到点信息也是个好方法,如果他要对自己不利,那把刀丢掉就好。


「这样不方便说话,你先闭上眼。」


“好吧。” 三日月顺从的闭眼。


「现在可以张眼了。」



这是个不同的空间。刚刚是早晨,在这里就成了清晨。远方的山到身边的湖泊,在只有微弱光照下依然清晰美好。蓝绿色的湖水很是漂亮,于晨曦中闪烁着若竹色的光芒,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三日月。」


一个身披白布的青年在走过来。那粘着泥土的还有破洞的布下包裹着金黄色的头发。他抬起头,露出了被头发挡着的若竹色双瞳,在阳光下如同宝玉,让人忍不住想要接近。


三日月看着他,手不自觉地伸进那破布和之间,把玩着对方耳边上的金发。


「你怎么总是这样。」青年握住了他的那只手,看了他一下后就把眼睛转开,不再正眼看他。青年的另一只手伸到了头顶,把头上当作兜帽的破布向后拉下。那金黄色的头发完全暴露出来,在晨光之下带上了一层光晕,失去了白布的保护,发丝自由地随着微风摆动。


看到这情景,三日月宗近心里一股暖流流过,他能确认眼前人和他有着关系,可却还是什么都想不来,脑里的空白和心里的感觉成了极大的反差。我为什么会记不起来呢?连眼前人的名字也想不到。三日月在思考着,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动作。


山姥切放开了对方的手,把脸靠向前,头微歪着贴了上去。


嘴唇上是柔软湿滑的感觉,那和自己嘴唇同样的触感,带着轻微的温度差,贴近到能感受到下面的牙齿的位置。这是一个吻?三日月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对方就退开了。


他没退开多远。金发的青年顺着吻时的歪头的方向,蹭着脸的把头放到自己肩膀上。


可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三日月被对方紧紧的抱着,那柔顺的金发在自己脸上磨过,头压到自己的肩膀上。那重量直达心里,带来了种奇异的感觉,抽痛抽痛的。对方紧抱自己的力度给予了三日月一丝安全感。


他回抱着对方,轻拍着那白布之下,颤抖着的身躯。



 
评论(4)
热度(39)
© cm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