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まれ変わら🍊

【三山】 帮忙

三日月宗近 x 山姥切国广

参加活动写的文,主题为学园祭 (其实没什麽关系)

这次我学到了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道理, no join no die why I try.....

渣文笔 + ooc

--------------------------------------------------



种在学校教学楼旁的几棵山毛榉已经染上了些许红色。

 

山姥切国广坐在自己位於窗边的,通常是动画中主角坐的位置,在班会上发呆。他通过窗户向下看着种着的那些换上了些许红叶的树木,在热闹的班会上有些格格不入。虽然如此明显的没在专心参与班会的讨论,但是因为坐在教室的边上,戴在头上的连帽衫的兜帽挡着了脸,而其他同学都在专心讨论,没人注意到他在发呆。

 

“那麽我们班学院祭的活动就决定是鬼屋了!” 班长站在讲台前,点算了刚才投票的数目,向同学们公布说。“那麽就先抽出自己的工作位置,有不满的话就找同学交换吧。” 

 

山姥切国广抽到的是坐在鬼屋外的接待。一个要面对大量人流的位置,实在是山姥切国广不想做的。 

 

“切国,你抽到的是什麽位置啊?” 坐着傍边的加州清光不知什麽时候把上半身靠了过来问。还没等到山姥切国广回答,他又说 “我抽到的是披着布扮幽灵啊,这个位置一点也不可爱啊。” 

 

正好两人都拿到对方想要的,所以就交换了位置。

--------------------------------------------------

 

经过好几天的准备,整个教室已经换而一新。桌椅都被搬到一边,再用黑布和木板分格出来客走过的道路和扮鬼的同学躲起来的地方。

 

学校的走廊上人来人往,一些人谈笑着从一教室的後门去了出去。坐在前门设置的小前台的加州清光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能休息一会了。就在这时,看到教语文的三日月宗近老师从远处走过来了。

 

“切国,三日月老师来找你。”正好上一批的来客走了,所以坐在门囗的加州清光就直接向着教室里喊。

 

“知道了。”山姥切国广在教室里应了声,然後就这样穿着一身白布走了出来。

 

山姥切国广走了出来,就看到三日月宗近打量着他。看着对方脸上常常挂着的那个笑容,双瞳中的新月就如同黑夜中仅有的光茫般集中的照在他的身上。山姥切国广被盯得有点不自在,把视线从三日月身上移开,同时把头上披着的布拉低了一点。

 

这两人的相处传出一阵微妙的气氛。但是不要忘了,在场的不只两人。加州清光脸上挂着的笑容有点僵硬,看着这两人就这样站在入口处无意识的对望着。 “那个……切国你要不就先去休息会吧,到别处走走吧。”别挡在入口处深情对望了。

 

“我有点事要找山姥切同学来帮忙呢。”三日月宗近说完这句,就捉着山姥切国广的手带着他走了。

 

两人一前一後的走在走廊上,前面的人长得高,在人群中十分特出,再仔细点看,长相也十分出色,自然是引起不少人的注意。而他捉着一人的手,那人穿着白色的浴衣,再在外头披着一大块白色的布,半撑往了脸,但还是不难看到那人金色的发丝随着步履摇摆。他一手被捉着,另一手拉着头上的布,怕是布会掉了的样子。虽然衣着奇特,但是因为是学院祭,路上有不少同样穿着特别服饰的学生,所以也没到被人围观的程度,只是引起人们多看几眼。

 

山姥切国广快步走了几下,追上了三日月宗近。

 

“要我帮忙的是什麽? 是很急的事吗?” 

 

“嘛,不急,但是要你在才可以呢。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先到别处去。”说着三日月宗近就继续拉着山姥切国广走了。

 

两人在人群中穿插向前,好不容易到了楼梯的位置,再拉与被拉的一直向上走。到了顶层,三日月宗近翻出了门匙,打开了天台的门。

 

站在天台上,更能感受到秋天的到来。秋风吹来,带来了在操场上社团开的小吃店的食气的味道,棉花糖的香甜味,还有炒面和章鱼烧。叫卖,聊天的声音也被秋风带到了天台上,但是也无助於改善天台上安静的环境。

 

风吹来,山姥切国广头上的布被吹得半掉了。三日月宗近站在他的傍边,替他把布拉下。少了布料的保护,金色的头发直接的被风吹了起来,脸於是更清晰的露出。

 

“所以说,所谓的帮忙就是这样吗? 宗近。 ”意识到自己的恋人,同时是老师的三日用宗近把自己以帮忙为借口叫出来的目的,山姥切国广把双手交叉的放在天台边缘的栏杆上,向下看着操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在阳光的映照下,为山姥切国广的金发的边缘导上了一层白金色,略长的留海被风吹开,睫毛下的,若竹色的眼睛在追随着人流而动。

 

三日月宗近把手伸了过去,把对方的脸转了过来。这样的话,这双眼睛就只看着自己了。 

 

把抬着对方头部的手拉过来,同时间三日月宗近把头凑了过去,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亲对方的唇,又退了开来。

 

山姥切国广的眼睛中映出了他的脸。这样的你只有我能看到,三日月宗近心里这样想。就在这时,山姥切国广吻了上去,舌头有点生涩的伸进三日月的嘴里,直入进去。三日月宗近有点惊讶,很快就反应过来,回应的吮吸着他的舌头。两人相拥,在学院祭的吵闹声之上,亲吻着。

 

 

“三日月老师请马上回到教员室。”广播的声音有点大,回声还在校内回转着。

 

山姥切国广从三日月宗近的身边退开了来,嘴角勾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微小弧度,把白布拉回到头上,转身离去。

 

“拿了多少工资就去干多少活吧,三日月老师。”

 

 

End

 
评论(4)
热度(43)
© cm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