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まれ変わら🍊

【鹤山】 月圆之夜

鹤丸国永 x 山姥切国广

某天突然想到的脑洞

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麽了

ooc + 渣文笔......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麽了




“所有人的身体里都在着兽类的血统。” 随着点击,简报跳到了下一页。


“在这里面,再分为兽类基因为隐性的人,以及基因为显性的人,这组基因的分别,可以在这里看得出来……”山姥切国广解释着两者的DNA所会有的不同。


“……显性基因的特别之处在於变形。因应自己体内所在的血统而会有不同的兽形,而这多数也会和遗传有关。”简报跳到了下一页。


“最早和变形有关的记载就是狼人。在满月的时候,因为月光所带来的特别刺激,会促使有显性兽类基因的人进行变形,而那时变形的人正是狼形,在当时末有相关知识的人们就把这记载了下来,也就成了狼人的传说。” 


“另外一点,因为基因测试的不完善,有部份拥有显性基因的人会被检察为隐性……” 

------------------------------


“啊,累死了。”同班的同学在课当结束後开始收拾东西离去。 “真是烦死了,只是个选修课还是做这麽长的报告。” 


吵吵闹闹间,山姥切国广也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刚刚完成了口头报告,山姥切有点疲倦,可是还是淘出自己的手机。已经有好几条信息了,都是鹤丸国永传过来的。山姥切的嘴角出现了微小的弧度,点开来看完就马上写着回覆。


山姥切国广和鹤丸国永是一对恋人,在山姥切大二开始都没再申请大学宿舍,而是一同出去合租了。


在开始合租之前,鹤丸的朋友烛台切光忠特别和山姥切国广推荐了一下好用的洗衣液和漂白水。山姥切国广知道鹤丸平常都穿白色的衣服,所以也就好好的记下了这些资料。


两人合租後在鹤丸一次把一堆白色衣服都洗成粉红色後,洗衣服的重任就由山姥切来负责了。鹤丸就像是本能的喜欢白色,白色的头发,白色的睫毛,再穿着白色的衣服,就像是白色的代表一样。两人的同居生活就是像那片白色一样的平静又美好。


回覆的回覆很快就传到手机来,讨论着要买什麽来做今天的晚餐。


就是那样平常的过了一天。为了准备今天的口头报告,山姥切前几天都熬了夜,现在也终於能早点去睡了。两人就这样一起躺进了那双人床,山姥切也很快的睡着了。


这天晚上是月圆之夜,也是所谓的满月。当月球行走到它的面能完全的反射阳光时,就能看到那圆圆的月高高挂在天上。满月之时,有不少的人都会去欣赏月的美丽,那颗围着地球运行的小石星。而在屋内的两人此刻都在休息,但因为没关上窗帘的关系,都沐浴在月光之下。


就那样迷迷糊糊中,山姥切国广感到了些什麽。 从睡梦中刚刚醒过来的时候,脑袋还是在半睡的状态,眼睛也是只能半张开来。感觉到自己的左手边有点什麽。 “嗯?” 山姥切转身过去,看到了有月光下微微发亮的一片白。


一只鹤。


一只身体洁白,黑色颈部和飞羽後端抖动着,用着他那琥珀色的眼睛打量着山姥切国广。一只丹顶鹤半衣出现在我的床上? 什麽? 山姥切的脑袋在半清醒的状态在运行,思考着现在的情况,


鹤,站起来了。


还没思考好现在的情况,鹤站立起来了。站起来时更能看出丹顶鹤的特点,那长黑的颈子伸直,细长的双腿立起,山姥切要把头向上转一点才能看到鹤的身体。


鹤,跨过了山姥切的身体,跳下了床。


身体左侧本来因为鹤的体重而凹下去的床褥回弹了起来。那片白色移近了自己,一只黑色的腿跨过了自己的身体,一感到右边的床褥有些沉了下去,那只鹤就用力一跳,跳到了地上。


鹤,走到了窗边,打开了窗。


不用两步,丹顶鹤就到了窗边。山姥切的注意力完全的放到了那只鹤的行动上。丹顶鹤用着那只看着只有羽毛的翅膀,把窗打开了。窗户大开,晚上的凉风吹到了屋子内,山姥切清醒了些许。


鹤,飞出了窗外。


他站到了窗户上,跳了出去。翅膀一下张开,那片白色的身影沐浴在月光之下,拍拍翅膀飞走了。


“……”山姥切国广贬了贬眼睛。


“在做梦吧。” 他缩回了被窝之中,合上了眼睛。好像那里不对? 山姥切把手伸到床上左手边的位置拍了拍。什麽都没有,只是留有些许温度。山姥切国广转身看到,床上只有他一个人。


“鹤丸呢!?”




tbc/ end

 
评论(11)
热度(33)
© cm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