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まれ変わら🍊

【鹤山】 月圆之夜 2

又名 我的鹤男友 

鹤丸国永 x 山姥切国广

某天突然想到的脑洞

ooc + 渣文笔...... 作者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病 _(┐「ε:)_


咸了好久没更新,上篇在 这里



通过电话找到了烛台切光忠,山姥切国广才知道了鹤丸家族的血统。三条家是一个有名的显性兽类基因的家族,兽态为狐的小狐丸非常有名气。鹤丸所在的五条家就是与三条家有亲戚关系,所以鹤丸同样的拥有兽化的血脉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以前检察的结果为隐性,但是由这天晚上也可以知道鹤丸也是有着显性的丹顶鹤基因。


显性基因的人第一晚变形时要到第二天黎明的时候,月光所带来的影响过去後才会回复人形。


山姥切国广在得知这个信息後,可以做的事情只有等待。初次变形後,会跟随变形那种动物的本性而活动,所以在电话中烛台切建议山姥切先去睡觉,等到了天亮才一起出去找人。可是在半夜,那个睡在身体的恋人一下变成了鹤还飞走出窗外了什麽的带来的冲击力实在有点大,山姥切国广也就呆呆的坐在床上等待着时间的过去,同时担心起鹤丸在外面可能会面对的事,脑内不禁想到了几只鸟在打架的景象。


到了日出的时间,山姥切和烛台切再加上几人就一起去寻找鹤丸,这麽大的一只鹤不太可能会留在市内,而正好在小区的附近就是有几座小山,正是鸟类的聚集地。几人在小山里拿着电筒,在还带着露水的树林间,找寻着鹤丸。晨期的树丛带着草青味,在步进树林中不少雀鸟都被吓到,向着远方飞去。在不远的树上卡着一堆灰白色的东西,因为雀鸟们的动静而反射性的动了动,压断了几根幼小的树枝。


鹤丸国永在天亮之後才被找了回来。那一身白色的衣服上已经粘满了灰,过夹杂着不少断开的树枝。


经历第一次变形以後,其馀的时间变形都是可控的。但是那天半夜的等待和日出直到找到鹤丸,山姥切也是有点被吓到了。


日子表面上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平静,直到到一个月圆之夜。月光映照在熟睡的两人身上。



鹤丸感觉自己被一团柔光所包围着,那黄白的光在皮肤上带来温暖的感觉,十分舒适。他看过去,山姥切国广就在他前面,卷缩着身体。走近过去,此刻山姥切国广没有了平日那种带着刺的感觉,就如同周围的光一样的柔和的感觉。


山姥切国广抱着一个蛋。一只纯白色的,光滑漂亮的,中型大小的蛋,被山姥切用身体包围暖和着。鹤丸觉得那只蛋有着亲近的感觉,就像是和他和山姥切有着什麽连系的样子,他想要走近过去,仔细的看看那只蛋。山姥切国广看到了鹤丸的到来,有点愉快的样子,动身想要站起来。


这一下过大的动作,在怀间的蛋被压破了。纯白的蛋壳出现了明显的裂纹,蛋白蛋黄沿着山姥切的怀间向外下流。



“哈啊……哈啊…”鹤丸国永满身冷汗的坐了起来。看一看周围,“原来是恶梦啊……” 


在梦中那个蛋被压破了的场景还沥沥在目。鹤丸把睡在身边的山姥切摇醒了。


“嗯…”山姥切国广还没能完全清醒过来,“怎应了吗?”他眼睛半张开的看向鹤丸,想到今天是满月就强行张大眼睛,清醒过来看看对方的情况。


在微弱的月光下,鹤丸那琥珀色的眼睛比平日看起来暗淡一些。白色的头发和睫毛反映月光,带着一层光晕。鹤丸国永用手抹了抹脸上的冷汗,对着山姥切国广说,“有了蛋的话,还是由我来孵吧。”


“……”山姥切国广看着对方,思考着刚刚进入耳朵里的话语的意思,


“蛋?”



山姥切国广对於鹤丸在满月夜下做的梦有些在意,於是就去查了一下兽类血统相关的资料。


“显性兽类血统的拥有者,除了有变形的能力之外,另一特色为有能力使男性和女性怀上孩子。”山姥切看到这里,皱了皱眉,把书翻到了下一页, “而孩子出生时的形态通常为自己的兽形出生时的状态。例如狼形的出生时会为幼狼,鸟类的出生时会为蛋,需要孵化……” 


「叭」书本失去了手部力量的支持,掉到了地上。


山姥切国广被吓到了。




end

 
评论(11)
热度(31)
© cm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