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まれ変わら🍊

【三山】 柜子

三日月宗近x 山姥切国广 (?)
 之前百粉的, @白群 的点文,麻糬被被跟黏土人三明的治癒日常故事 (我写得好像不太是一回事 orz
我是拖了多久 (土下座




在一个日式的房间里,放着一个西式的柜子。

这是一个五层的柜子,还带着一整面的玻璃门。通过透明的玻璃门,可以看到由底向上数的一到四层都放满了手办,景品等各种各样的收集物。而最顶上的一层,对比起其他层来却出奇的空,正中间就只放了一只黏土人。

这一只黏土人站在柜子的最顶层,透过玻璃看向了外面的世界。确定外面没有人後,他就动了起来。黑色的头发在他的左边比较长,和头上右边的金色发饰随着小人的动作摆动着,但是因为是黏土的关系,也只是一大块的摇晃,而不是丝线的质感。他走近了那玻璃门,而玻璃门上反映着他自己的样子。

这是一张好看的脸。虽然因为是个黏土人,所以是偏圆的脸,但是这也无损於这一种美。嘴角向上弯起,成了一个自然又不失气质的漂亮的孤度,上推的嘴角令脸颊微鼓,而在那之上的,是一双墨蓝色的眼睛。就如同无边的海洋,被收了在这眼眸之中。海面上,反映着朔过而生的新月,增添了一片亮色。

黏土小人看向了外面,俯视着地面上的榻榻米,估算着他所在的地方和地面的距离。

远处传来脚步声,黏土人马上回到自己完来站着的地方,整理了一下自己墨蓝色的狩衣,摆回原来的姿势。

他很好奇。他间中会被这个房间的主人拿出来拍照把玩,所以知道了这个柜子的下层也是放了不少像是他这样的小人,但是奇怪的是,只有他一个能动起来。在没有人的时候,他就没能感到过下面层数的动静,所以他想要出到外面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一回事。这是他一个自称为老人的,一个小小的乐趣。


这一天也是平常的一天。黑头发的黏土人在房子的主人来到之前回到了原来的姿势。

房子的主人走近了柜子,在袋子里翻出了一盒子,那已经被打开过的盒子里滑出一个黑色的袋子。那人在里面抽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白色布团,再打开了最顶层的玻璃门。

这个布团被放了黏土人的身傍。黏土人很是好奇,恨不得马上转身看向那个白色的布馒头,看看那到底是怎样的东西。可是,房子的主人还在看着这里,他只能目不斜视,保持着姿势和微笑的站立着,心底里思考着能怎样使用这个布团,帮助他离开这个柜子,看看外面的世界。

房子的主人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离开了。黑发的黏土人转身过去,看到的就是刚刚的那一个布馒头。被偏黄的白布包裹着的,是一个灰色的,看起来很软滑的圆团。原来不是一个单纯的白布团呢,黏土人心里这样想。只要把这东西丢出去,再数好掉到地面前的时间,就可以估算出这里离地面的距离,对以後自己离开柜子会有帮助。

这白布团的本体是灰色的部份,如果是拉白布的部份可能就会只拉掉布,黏土人想了想,决定还是要捉着灰色的部份来推。

戴着黑色手套的双手一下捉着了灰色的部分。然後,就感到了强烈的抖动。灰色的团子在抖颤着,带动了上面的白布也晃动了起来。黑发的黏土人吓得马上後向後退,解下了腰间的配刀,抽过去笃了笃那抖动着的布团。

“你在做什麽?” 

略为低沈的青年音从布馒头那儿传了过来。

没见过别的会动的物件,黑发的黏土人吓得做出了一个目瞪口呆的表情,实在是浪费了他那张好看的脸。

那布团,用着他的小手小脚,缓慢的转了过来。偏黄的白绒毛在後半就是普通的围着了蓝色和灰色的身体,而在前面被做成了一个兜帽的样子,包裹着了在那之下的鹅黄色头发,脸蛋上带着两片小红晕,最为注目的还是那半撑在头发下,若竹色的双瞳。

那淡绿色的眼睛看向了眼前的黏土人,

“作为黏土化了的名刀名剑,你是对我有什麽不满麽。” 布团用着他的小手小脚,推动着蛋圆的身体向前爬。

黑发的黏土人没见过这样会动的东西,被吓到了。只好继续把刀放在身前,用来保护自己。

“怎麽了,三日月宗近你不会说话吗?”面前的布馒头小幅度的歪了歪头,接着说, “还是因为我是仿品的仿品,所以不想和我说话呢,我知道的……”那小小的眉头皱着,眼睛别了开去,不再看着前方的黏土人。

一下子的信息量,以黏土人的小脑袋一下消化不过来。看起来对方也不像是有恶意和攻击性的样子,回想一下自己刚刚还想要把对方推出这个柜子,还不知为什麽害得对方自悲了起来,黑发的黏土人不禁有点心虚,也就开口说, “嘛……我没有觉得你不好啊,比如…”要找点什麽来称赞一下对方才行,他想了想刚刚发生的事, “摸上去的手感很好。”

黏土人回想着刚才的手感,那细滑的绒毛轻擦过自己的双手,那按压下去後回弹的舒适感,的确是非常的好。再仔细一想,刚才摸的地方是灰色的,那在後方的位置不就是…… 

他好像摸到了不太对的位置,但是运气好的是前方的布偶好像不太了解到这一点。他看向了趴着的柜板上,脸上的红晕好像更红了一点“谢…谢谢。”

要在前方没发现时要马上转换话题。 “说起来刚刚,三日月宗近是在说我的名字吗?”

“没错,你不知道啊。”布偶掩饰好刚刚因为被愉快的心情,认真的回答着三日月的问题。 “我们都是由刀剑而生的附丧神为原形所造出来的,名叫周边的东西呢。大概是因为这个地方有灵力的关系,所以我们就能动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知道了名字的三日月宗近回答说,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是山姥切国广。”





end


 
评论(6)
热度(50)
© cml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