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まれ変わら🍊

【三山】 柜子 2

三日月宗近x 山姥切国广 (?)

被被黏土人快要出荷了! 想起了以前写的一篇,这能算是续篇吗?

虽然短小,可是粉粉的噢!


前篇

一看原来都一年前写的了......




好气啊,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黏土人,天下五剑中的颜值担当,三日月宗近今天也是保持着他那比教科书中的完美笑容还要标淮的微笑。


可他就是好气啊,气得他的笑容都有些维持不住了。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呢?明明是我先的,到这个柜子来也好,摸到那个屁屁也好…… 不行,不能再这样想下去了,再这样手中的刀要掉,那东西看到也要笑。都是怪那个东西,就是他来了之后事情才会变成这样的……


那个东西,不就是个布馒头嘛,还一脸了不起的样子。就是因为和山姥切同为趴趴,所以就能更接近他了吗?黏土人三日月宗近就站在不远处,看着那个布团,也就是三日月宗近趴趴把山姥切国广趴趴挤到了角落,装作无意的蹭到对方身上,用着那不知能不能算上是手的一块半圆形的小布来触摸对方圆滚滚的身体,又拉拉对方身上那白布。


不就因为身体里都是绵花,所以碰着舒服所以山姥切才由得你蹭嘛。如果现在自己走过去,就只会看到山姥切一脸你怎么来了的表情,还有同以三日月宗近为原形所制作出的趴趴,那一脸你是比不过我的的人,不,应该是布生赢家的表情。


你能想像到吗?每天早上醒来,就看到两个布馒头黏在一起,由早到晚,感觉就是一刻都没有分离。左右贴着,上下压着,到那里都是跟着一起。黏土人三日月心里苦,你们以为你们是某连连看型的消消乐里的趴趴吗?连在一起就会消失,才怪啊!你们都不是同一种的,数量也只有各一,黏在一起是不会有结果的。


每天就知道做这些,果然就是因为脑子里只有绵花呢。三日月黏土人被闪瞎了,这样想着。忘记了他所喜欢着的山姥切趴趴的身体里,脑子里,甚而他想要再多摸摸的那屁屁里都是一样的绵花。三日用黏土人的那颗由PVC胶所制成脑子其实也没高级到那里,就算再高级,山姥切趴趴还是喜欢跟三日月趴趴在一起。


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他没有那细滑的绒毛,也没有充满绵花的柔软身体。他还得第一天见面时,山姥切趴趴身后那白布下的灰色的短绒在手上留有的美妙质感,可是记着这个又能怎样呢?


他就是一个黏土人,只能看着两只趴趴黏在一起,什么也做不到。


他在这个柜子里站着,透过玻璃看向了外面的世界。这一天也是平常的一天。黑头发的黏土人在房子的主人来到之前回到了原来的姿势。房子的主人走近了柜子,在袋子里翻出了一件东西,放到了柜子里。


三日月宗近看向了那白色的背影,那是个披着破布的黏土人。在房子的主人离开了后,三日月走了过去。那黏土人披着的白布下的灰色裤子,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三日月宗近还没来得及做点什么,那黏土人就转身过来。


他眯起他那被金发略挡着的眼睛,看向了眼前的黏土人。 “原来是三日月宗近啊。 作为最先黏土化了的名刀名剑……”山姥切国广还没把话说完,就见对方已经走到了他面前,捉着了自己拉着布的手,两黏土人就隔着那么短的距离。他反应过来,甩开了三日月的手。


“你这是在做什么。”山姥切不习惯被突然碰到,退开了几步,防备着对方。


奇怪的是三日月没因他的嫌弃的反应而生气,反而笑着向他问,


“你是山姥切国广吗?”






end

 
评论(6)
热度(51)
© cmli | Powered by LOFTER